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人民艺术 正文

词宋风华

人民书画网  2020-08-03 12:34:16 阅读:
核心提示:

  王远声,1963年出生,河南沈丘人;曾就读于北京画院;1999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,mansion明升美术家协会会员。mansion明升工笔画学会会员。河南省工笔画学会理事。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。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。
出版有《当代名家名作精选王远声作品集》、《梦里飞花——王远声mansion明升画人物》、《版纳之歌——王远声作品集》、《王远声工笔画作品选》、《王远声人物画作品集》等。2012年被评选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人物画家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2701
微信图片_20200801162717

  哲学衍生来的科学,单从字面理解,是存在的意思。同样文化艺术,也在哲学范畴,适用存在二字。存在意味着不确定,不稳定,更不会一成不变。人类汪洋一样的知识,哲科文化艺术,都与真理无缘。科学在不断怀疑否定,纠错与修正中前行。虽然我们依然生活在爱因斯坦时代,但当今的科学,未来的科学,在广义科学领域,发现求证,否定和弥补缺失。艺术宽泛的探索,是艺术家的自我求证,否定自己的同时,不满于前者的表现,从而在已知领域,呈现对生命,对艺术对阅历,独特的理解方式。
人类没有永恒的艺术,只有永远的艺术辉光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02

  所谓的mansion明升画,仅是新时期出现的名词,古人谓之丹青或颜色。画是一不确定的艺术载体,mansion明升画词汇的模糊,不是她宽泛的内容,而是内容中说不清楚的模糊,线条块面意象,笔墨散点透视,空白钤印六法,等无一能够道明白。其实任何一种艺术,都是模糊状态,正是这种两难的状貌,成就了丹青艺术巅峰境界。

  无数人梦想穿越回到词宋,那个悠闲从容的时代,有苏轼,赵佶,张择端,马远,夏圭,范宽,郭熙,创造了高古典雅的丹青,令后人谟拜千年。在风雨飘摇的流光,钧瓷在大宋官窑的某一个时期,终于绽放出辉耀历史的异彩,和词画一样,成为永远的辉光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10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18

  今天我要解析的艺术家,带了千年的钧瓷古韵来,仿佛听见了,辽远轻细的开片声,绵延着钧瓷的生命。又因了美女的衬托,折射出生命的回映。人物与瓷器合一,不同的花卉点缀,暗合了入窑一色,出窑万彩。每一件钧瓷,都是色彩迷离的写意,窑变出现的千变万化,润,活,纯,变,厚,正,纹,境,浑,也正是丹青要素。不同的是一个在宣纸上,一个在泥胎上,笔墨颜色,釉色高温,都经历万千火炼,纷呈出惊艳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26

  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艺术家,必然蛰伏着探寻和追问,在不断的尝试中蜕变,完成一个艺术家,独有的艺术张力。这种自觉性,是一个艺术家,在无法预知的状态下,奠定艺术家地位的基石。一个缺少自觉完善的艺术家,远离了艺术创新。远声的这次尝试,是一次历史与当下的遇见。迷幻的钧瓷,在典雅端方,温润浑厚的气息里,烘托出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,一样的姿仪万千,纤雅大方。在静与动中,与古瓷风韵,与人物风情,与缤纷花卉,容合于画面,既有古风古韵,又不失现代气息。钧瓷出现在画面,依然是人物衬映,不是画面主题。人物瓷器,远生都尽下功夫,纤细而至美。

  不同的人物状态,不同的瓷韵色彩,柔和自然,一如万千窑变。远声借助这一状态的结合,营造出浓郁的艺术氛围,让分享者充满憧憬,和种种幻象。人物与老房子,明清家具的结合,画坛司空见惯。关键是易于结合,和单一的表现方式。放置器物,又恰到好处的自然表现,做到人与物合一,是一件困难的事儿。如何努力做到好,又弃无放置,置入之嫌,远声除去对钧瓷的喜爱外,揉合对生活的理解方式,找到了人物,与器物的契合点。处理这一节点的结合,决定尝试的成败。越过这一节点,是任何一个艺术家,走向巅峰的必然节点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32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38

  远声画人物,与他溫文尔雅的性格分不开,饱满充满热情。所画人物宽泛又无雷同,蕴含东方女性之美。以往画面衬托,多是花卉溪石。这次以钧瓷作衬托,烘染出了鲜明的对比,彰显出厚重的创作艺术张力。对他的人物呈献,我从来倍加称道,但这次尝试,带给分享者的,是一次和画家,一样的思想回味。再遥远的方向,也经不起执着的坚持。

  满满的词意画面,流泻古韵的色彩,带我们回到向往的词宋,与时光私语,与古风相遇。那绽放最炫目的钧瓷,在东京的宫阙,在古色的文人书房,有着怎样的陈设和钟爱,影响着他们什么样的生活。而当下的钧瓷,依旧是不衰的瓷器神话,不减词宋风尚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51
微信图片_20200801163045

  人物不是单一的个体,艺术家的表现,也与生活紧密联系。远声是一个有思想的人,对艺术有着执着的追问,用他对艺术的理解方式,构画他心目中的人物景物。任何一种方式的蜕变,都源于画家坚定的选择。尝试的过程,饱受艺术煎熬,载负创新成败的结果。对这次新的尝试,画面中表现出的从容状态,画家充满了自信。画家画自己心中的画,其次才是分享者。颠倒这一顺序的画家,是一个流俗的画家。远声是一个表现自我的艺术家,简单负荷潜质。他的画和钧瓷,一样的精美,互为辉映。或许审美的泛呈,影响了远声的广义认知,但并不影响画家,未来的艺术质量。
直面远声的作品,每一次写文章,都不敢懈怠。随着次数的增加,作品的求新,下笔犹难。新则生,不雷同,自嘲少了远声的勇气。但也只好乱写丹青,文与画距离渐远,勉为其文。好在话可乱说,画则不可失意。
新画新作新创,却无新文章,旧瓶换新酒,所文只为分享丹青之引导,铺陈艺术家旨在蜕变,探求的艺术主张。行文无以尽其画意,更不能准确表达,画家内心意向。只待下次,再作弥补了。

  作者:王向

  写于无为居2020,7,24


网站首页| 关于我们| 产品与服务| 支付中心| 法律声明| 商务洽谈| 意见反馈| 隐私保护| 招聘信息| 征稿启事| 联系我们
人民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-2024 art-people.com.cn/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9618号-3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586号

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东升园华清嘉园13号楼
服务咨询QQ:601346133 36351310 投稿邮箱:3932566@qq.com